repliques
 
回首頁聯絡我們加入最愛
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您的位置:首頁 > 專題報導 > 媒體報導
體報導 Media report
 
從幕後走向幕前 揭開主權基金的神秘面紗

從幕後走向幕前 揭開主權基金的神秘面紗

2015/10/06 DIGITIMES研究中心召集人林昭儀  

美國發生次貸危機時,在救援金融機構的資金當中,有3分之2來自主權財富基金(SWF),引起大眾對這些過去隱身幕後的國家級基金的注意。其實主權基金在台灣股市中也頗有著墨,根據台灣證交所截至8月1日市值數據排名前12大的上市科技公司裡,有8家企業的前十大股東名單中赫然出現沙烏地阿拉伯中央銀行(Saudi Arabian Monetary Agency)、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以及阿布達比投資局(ADIA)這些響噹噹的名號。

雖然主權基金始終低調而神祕,但從這可看出,主權基金對競爭力強、股息高的藍籌股情有獨鍾。舉挪威退休基金(Government Pension Fund of Norway)為例,它是匯豐控股(HSBC)、蘋果(Apple)、荷蘭皇家殼牌石油(Royal Dutch Shell)的大股東,也持有全球最大共同基金公司貝萊德(BlackRock)9%的股份。

 

描述: http://mms.digitimes.com/tw/x/img/enlarge_icon.gif

描述: http://mms.digitimes.com/imageCH_4.aspx?img=/NewsImg/2015/1006/442459-4-U49RL.jpg&W=250&201510691328

 

 

描述: http://mms.digitimes.com/tw/x/img/enlarge_icon.gif

描述: http://mms.digitimes.com/imageCH_4.aspx?img=/NewsImg/2015/1006/442459-5-U49RL.jpg&W=250&201510691328

   

 

描述: http://mms.digitimes.com/tw/x/img/enlarge_icon.gif更多

主權基金反映了一個國家維護財政與金融穩定、促進經濟永續發展及發揮國際影響力的根本需求。在國際金融高度相關及連結,互相影響的年代,任何國家都不可能置身事外,不但需要有自己的主權基金,也需要了解如何利用國際主權基金逐利的特性作為助力,引進資金提振當地產業,另一方面也要有適當的措施避免權益受損。

國際貨幣基金(IMF)對主權財富基金的定義是:「由政府所有並且為宏觀經濟目的所設立,具有特別使命的投資基金;主權財富基金持有、管理或運作金融資產,以達到目標,並執行一系列投資戰略,例如投資外國金融資產等。主權財富基金通常是為管理國際收支盈餘、官方外匯操作、民營化收益、財政盈餘或原物料出口收益所設立」。以管理國民年金/政府退休金為目標的澳洲未來基金(Future Fund)、紐西蘭超級年金基金(Superanuation Fund)、美國加州公職人員退休基金(Calpers)等也被視為主權財富基金。

傳統主權財富基金與維持匯率平穩的外匯存底最大的不同,是進行長期的投資,除了企業股權外,私募基金、避險基金、長期國債、企業債、房地產、旅館、基礎建設等都可能是其投資標的,其目的是達成一個主權國家的長期戰略與財政目標。

為何需要主權基金?

然而近期媒體對主權基金的討論,卻是因為大陸透過國家資本在全球購併科技企業,讓大家正視到主權基金運作方式已經產生質變。與過去主要以尋找穩定獲利為目的的主權基金不同的是,勢力龐大資金充沛的大陸國家主權產業基金,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投資與購併,以搶奪供應鏈中的關鍵技術與產能來提升自身研發與製造能力,破壞競爭的賽局,求取自身最大的利潤和生存空間。

大陸的「狼性」或許是令人聞之色變的主因,但不可忽略的新趨勢是,其他國家的主權基金也積極透過投資與購併尋找較高收益的標的。美國聯準會(Fed)國際金融處全球金融流向研究主管Carol Bertaut在2014年的主權財富基金研討會上指出,2013年全球總計150兆美元的投資當中,有5兆~6兆美元是主權基金做出的投資,它們成長快速、重要性與日俱增。她並預估到2015年底,主權基金的總體規模將達12兆~15兆美元。

已研究主權基金達7~8年,也經手多樁主權基金客戶委託案件的KPMG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馬國柱感受特別深刻。他在台灣亞太產業分析專業協進會的主權基金研討會上指出,因為全球化已經升級為板塊化的競爭,經濟體的壓力愈來愈大,因而不少國家為了國家產業的轉型與升級,借助主權基金進行戰略性投資,其中以產業鏈與金融的整併為最大宗。

「德國應該是由政策性銀行輔導轉型最成功的例子,前幾年日本也設立了產業振興機構推動日本航空和面板業的整合,都是主權基金成功的案例,」馬國柱說,以中小企業為骨幹的台灣,難以靠企業自身進行技術升級與轉型,因此就更加需要主權產業基金的協助,才不致在新賽局中被淘汰。

台灣的國發基金在過去扶植了台積電等重要企業,也是主權產業基金。其近日通過作業要點,匡列新台幣200億元,結合民間資金共同設立購併投資基金,希望透過企業整併方式加速產業升級改善產業結構。國發會主委杜紫軍曾表示預計可產生新台幣1,500億~2,000億元的效應。在政府財政困窘的現在結合民間資金鼓勵購併,是一新的嘗試,值得注意。

如何看待外國主權基金?

主權基金首次令世人對其刮目相看,是在次貸風暴與金融海嘯打趴歐美金融機構的2007~2009年。當時阿布達比投資局以75億美元入股花旗(City)、科威特投資局(KIA)入股美林(Merrill)、花旗、AIA,國際石油投資公司(IPIC)於2008年入股英國巴克萊銀行(Barclays)、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中投)以50億美元入股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舉動,引起了世人的關注。

當時有不少媒體認為這些主權財富基金趁人之危,想趁機掌握美國金融命脈,但面臨危急存亡之際,美國選擇接受這些外國主權基金的挹注,不過也透過國際貨幣基金對主權基金制定了規範和國際原則,稱為「聖地牙哥原則」(The Santiago Principles),防範主權基金利用富可敵國的財力趁火打劫,擴張戰略利益,遂行政治目的,並危及自由市場發展。

其實對於外國主權基金,國際上大多將其與一般外資一視同仁對待,因為它們投資的目的與其他外資並無二致,然對可能影響國家安全、國民生活和對外關係有害的產業(如國防工業和能源)等投資仍予以禁止。例如德國就針對上述產業對外資的進入訂定法案,目的在收購普通股的投資也限制為不超過25%。法國則限制投資運輸、能源、國防、電信通訊等產業,且收購普通股不得超過33.3%,事前必須向經濟財政部提出申請,獲准後才可進行。

英國則對外資(包括外國主權基金)相對友善,僅就可能威脅國家利益的投資進行審查,但採事後管制方式。澳洲原本與英國作法相近,但因為擔心大陸主權基金對天然資源的掠奪,曾考慮明文禁止其對澳洲礦物資源持有一定比例股權,以保護國家經濟安全。

對於為了取得關鍵技術而進行投資與購併的投資,當然也必須獲得投資標的國審查與批准才能遂其所願。因此清華紫光想購併美光(Micron)可能很難取得美國政府的同意。只不過一些在先進國家看起來已經是進入成熟期的技術,例如LED,是很容易獲得批准賣給大陸的。仍靠著歐美大廠產能外包生存的台灣科技廠,可能因為對手靠買下自己客戶產能大增、技術提升,而面臨生存空間被擠壓的威脅。

主權基金新趨勢

另有幾個關於主權基金的新趨勢值得注意。首先是投資標的國對主權基金戰略與管理透明度的要求愈來愈高。經過聖地牙哥原則等國際通則的制定,過去極不透明的主權基金運作開始有些改變,只是個別國家的透明度還是有不小差距。透明度較高的新加坡與挪威的主權基金會定期公布財報,揭露資產配置、收益績效等,因而也較受到投資標的國歡迎。

此外,主權基金之間彼此結盟尋找投資機會或與專業金融機構合資的案例明顯增加。義大利Brocconi大學主權投資研究室(Sovereign Investment Lab)指出,這可能是因為過去部分將資金委外操作的績效不佳,轉而傾向把大部分的部位留在內部操作所致。由於人力有限,與投資目的和操作原則相近的投資夥伴合作既可交換資訊、擴大經濟規模、增加控制力,也可維持部位配置的多元化以分散風險,可說是一舉數得。

這樣的例子不少。在2013年,Total和Xstrada兩家石油公司的合併,獲得卡達投資局(QIA)、中國投資公司和GIC的投資,挪威政府退休基金則和波士頓物業公司(BXP)合資成立房地產投資公司。這樣的作法愈來愈普遍,2015年5月香港富賈李嘉誠收購英國行動通訊公司O2股份,就獲得GIC、阿布達比投資局、巴西投資公司百達集團子公司與兩家加拿大退休金管理公司的共同注資。

其次,是許多國家的財富主權基金也開始扮演投資母國公司與資產以協助經濟成長與轉型的角色。例如澳洲未來基金與紐西蘭的超級年金基金就大量投資基礎建設,大陸的中央匯金則注資大陸大型銀行與金融機構,以改善金融體質。

最後是針對大陸經濟放緩導致原物料需求的降低,以及產能過剩的疑慮,已經反映在主權基金投資部位配置的大轉移,減碼原物料礦產與新興市場的製造業,轉而加碼服務業如旅館、商業房地產以及基礎建設,美國、澳洲和歐洲是主要投資標的國。

這或許是未來台灣在發展主權財富或產業基金時可參考的戰略。台灣的國安基金以及勞退、勞保、郵儲、退撫等四大基金,過去多以維持金融市場穩定為主要功能,管理績效也常受到訾議,若能設定具體可貢獻國家經濟與財政收入的長期目標,作為主權財富基金的使命方向,招賢納士,擴大與其他國家的主權財富基金進行交流與合作,應可大大提升管理的績效。此外,主權產業基金如國發基金也可仿效上述趨勢,在目前投資低迷之際,以促進具可持續性的基礎建設(可創造就業而不會造成資源浪費)、朝產業轉型與技術升級等目標,協助企業購併或投資,也有助於提振經濟的成長。



DIGITIMES
中文網 原文網址: 從幕後走向幕前 揭開主權基金的神秘面紗 http://www.digitimes.com.tw/tw/dt/n/shwnws.asp?CnlID=9&cat=230&id=0000442459_RSY33DJD693XME84U49RL&n=1#ixzz3nkLwq9If

 


我要收藏 TOP 回列表頁
 
 
顧問專欄建構商貿運籌基地 成為新南向政策樞紐
台灣亞太產業分析專業協進會院士王健全中華經濟研究院副院長蔡英文總統上臺後,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希望透過人才、教育、貿易、...more
顧問專欄新央行總裁 挑戰大
台灣亞太產業分析專業協進會院士林建甫台灣經濟研究院院長、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今年以來,新台幣升值加劇,一度突破29.5元兌...more
顧問專欄掌握資料價值 解決投資第六缺
台灣亞太產業分析專業協進會理事長蘇孟宗工研院IEK中心主任台灣「五缺(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人才)」的問題幾乎無法依...more
 
 
 
 
 
版權所有 © 2012 台灣亞太產業分析專業協進會
尊重智慧財產權 請勿任意轉載網站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