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聯絡我們加入最愛
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您的位置:首頁 > 專題報導 > 顧問專欄
問專欄 Consultant column
 
解讀經濟學人》中國「早退先鋒隊」成型 退休金是中共不可承受之重
台灣亞太產業分析專業協進會 院士單驥
國立中央大學終身榮譽教授

2021年6月26日《經濟學人》有篇題名為「早退先鋒隊」(Vanguard of the non-working class),點出現今中國大陸社會中退休問題的危機,殊值重視。

文中指出,中國現今勞動人口的退休年齡約為54歲,是全世界國家中退休年齡最低最早者。此一規定訂定於1950年代時期,當時中國男性人口的平均餘命是60歲,低於當時OECD已開發國家男性人口的64.2歲。此外在當時,中國女性的平均餘命是55歲,而中國當時藍領女性勞工的平均餘命也只有50歲,故當時的規定是有其合理性的。

 然時代在改變,中國大陸隨著經濟、健康、衛生各方面條件的改善已有很大進步。該文指出,現今中國大陸人口的平均餘命只比OECD國家平均的79歲少了兩歲,惟如此一來,中國大陸現今的退休制度,就須對早退的勞動人口負擔起巨額的退休金,以2019年為例,該文指出,中國大陸就須供養近10億退休人口,這也是全世界最龐大的退休體系。 

對於當前退休問題的「困局」,中共當局必須正視,但也要小心因應。該文指出,中共當局現今也有一些提高強制退休年齡的構想,諸如,以漸近方式,逐步地把男性及女性勞工的強制退休年齡同時提升至65歲,但在調整過程中,女性勞工的調整速度快一些,而最終時,男、女性勞工都在政策的時間點前,達到法定65歲方得退休的目標。

而另一種調整策略是,先把女性的法定退休年齡調至60歲,之後,男女性勞工的法定退休年齡再同時地提升至65歲。上述這些可能的調整構想,迄今都只是「但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

退休金是中共不可承受之重

對於上述專文的扼要整理,我們實可以做以下進一步的解讀與闡述。

就中國大陸來說,這年金改革的工程浩大,是一定要謀定而後動的。就許多國家的經驗來說,年金改革,不只會引起社會動盪,更有可能會動搖國本或政權更迭,不可不慎;惟相對的,龐大的退休金負擔是個愈來愈不可承受之重,再加上,年輕人與退休者間,也可能會產生世代矛盾與對立,故須特別小心。

年金改革也同時與人口老化密切相關。就中國大陸而言,其退休金制度設計,從很早以前是採確定提撥制(defined contribution plan, DC) 而不像台灣是採確定給付制(defined benefit plan, DB),因此,能有較久的支撐力,且基本上,也不致於讓國家有重大負擔。

但即便如此,在勞動人口平均餘命延長且人口出生率下降的情況下,即使是 DC 這樣的好制度,也須面對很大的壓力,而不得不以延長退休年齡的方式來解壓。 

這是因為,在國民的平均餘命不斷地隨生活品質的改善而延長後,退休勞工在其個人退休金帳戶下的錢也終將會消耗殆盡,如此一來,其養老生活的負擔就直接地轉嫁給子女或是國家。因此,釜底抽薪之計,只能從延後退休年齡來著手。

退休金改革在不同體制、不同國家間也有其弔詭之處,在中外民主政治制度體制下的國家,執政者,常以下次選舉是否能執政為其最重要的施政考量,因此,常常對於國家亟須的制度改革,要不就視而不見,要不就避重就輕虛與委蛇,致使問題益加嚴峻且尾大不掉;更有甚者,煽動民粹引起階級對立,也是常見的戲碼。

然就中共而言,其既然以「無產階級專政」自居,是既沒有時間,也沒有空間,更不能把這問題移轉給其他執政者,來逃避問題的處理。因此,在《經濟學人》直指此一狀況之後,這個棘手的問題,或許在可預見的未來,會讓中共出手處理。

內外壓力交迫 中共如何因應?

其實,就現今中國大陸受美國及其盟友的打壓下,其內外正承受者極大的壓力,就內部而言,通膨、失業率、防疫等等,都是很大的考驗。當然,本文所述及的退休年金改革,也迫在眉睫。中共將會如何因應?

現今中共在「共同富裕」的大政及改革大旗下,實已開始其一系列的改革:除了大家熟知的影藝圈樣板「改革」外,中共在其國民教育上也開始重大的改革,其高中、初中生補習教育的嚴管,就是一次「大教改」(可參見拙文「值得關注的中共『大教改』」)。 

凡此種種跡象顯示,改革的大旗已高高升起,且在美國的貿易、軍事、科技、國際關係一波波的攻勢下,中共正以「化外在矛盾為內在矛盾」般,借力使力地起發動一波波的「改革」,而退休年金的改革,當可預見。 

在退休年金的改革上,或有兩點值得觀察:

其一,中共在年金的改革上,將不會以砍退休人員退休金的方式為之,這是因為中共的退休金制大體上是DC制,因此,不至於砍到老百姓自己銀行戶下的退休金。台灣的公保退休金是屬DB制,雖在民主制度下,但依然砍了公教人員屬遞延給付 (deferred payment) 的退休金,這種情形,當不會出現在中共的退休金改革中。

附帶說明的是,在台灣2016年公教人員退休金改制時,筆者也多次建議,台灣應藉此機會,把公保的退休金制度,從DB制改為DC制,一舉解決台灣因人口老化所帶來的巨額退休金赤字問題。此外,目前勞保也正面臨的破產危機,也應以DC制為藍本另作體制上的改革,才是治本之道。

其二,中共的退休金改革,它與人口老化、鼓勵生育的政策方向是互為表裡。就無限期執政的中共來說,其執政的目標是以百年復興為己任,因此,就必須把百年復興道上的路障一一地清除。證諸各國退休制度的改革,退休年齡的延後,是科學上合理,惟政治上有挑戰,為此,如何「以勢帶政」?將是另一個值得觀察的重點。 

《經濟學人》在中共建黨百年的專刊中,以「早退先鋒隊」為題,點出了中共諸多改革上的一個軟肋,本文以為,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共當會出手處理此一「積弊」。

畢竟,外在壓力也常是促其下定決心,落實改革的推手與藉口,且現在不做,又更待何時呢?

我要收藏 TOP 回列表頁
 
 
顧問專欄EMBA的四不一沒有
台灣亞太產業分析專業協進會院士詹文男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資深產業顧問台灣大學商學研究所兼任教授數位轉型學院院長在EMBA...more
分析師專欄用傳統天然生質材料做環保永續紡織品
顧問專欄共同富裕VS.市場經濟
台灣亞太產業分析專業協進會院士單驥國立中央大學終身榮譽教授中共中央習近平近日提出的「共同富裕」引起不少關注。「金融大鱷」...more
 
 
 
 
 
版權所有 © 2012 台灣亞太產業分析專業協進會
尊重智慧財產權 請勿任意轉載網站內容